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對聯

尋找阿飛2020-07-07 13:48:10


現在的對聯都是印刷品。

在我的印象中,對聯一直是一種符號,某種特定儀式的載體,和今日的廣告牌或者品牌標志的作用形式雖類似,不過它更加莊嚴,里面含有感情。

爺爺便是傳統意義上的文人,在寧靜的小鄉村,給農人們的生活中帶著些啟蒙的成分。據說爺爺小時候,家道還算殷實,富裕談不上,不過溫飽足以。那是一個大家族,從明朝洪武年間遷徙于此,時間看著已十分久遠,但和周邊動輒歷史便可追溯至漢朝、周朝的村莊相比,這個村莊的年紀相對還是十分的年輕,總共才六百來歲??恐畮状说男燎趧谧?,到爺爺出生的時候,在五里八鄉,家族的名聲和財富已經完成不錯的累積,是口相頌傳的大財東。按理說,在大小戰爭從未停止的時代,出生在這樣的家庭,相對來說,應該是十分的幸運,至少可以吃飽飯、穿暖衣,至少可以讀書學習。前兩者確實可以做到,因為那是生存的必需品,任何人之間的差別或許在于材質與款式,對爺爺來說,大家庭完全可以滿足,不過對于上學讀書來說,就沒那么容易實現了。這是個真正的大家庭,每一代人中僅僅男子便有十幾個,最有地位和權利的掌柜的應該是這些人中最富有頭腦的人物,他要管理整個大家族百十口人的吃穿用度,以及一切大小事宜,婚喪嫁娶,他有著絕對的支配權和決定權,影響著大家族中每個人的生活軌跡,尤其是當這些事情和錢搭上關系。爺爺的父親是位老實巴交的農人,讀書無緣,幾年痛苦的私塾啟蒙后,拿著農具,便開始了在家族中千畝良田冬夏春秋幾十年的揮灑耕耘,這也是絕大多數人一生經歷的主旋律。地位當然低下,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卑賤,因為沒有特殊的才能,常常和伙計或者長工常年廝混在一起,有著少爺的名頭,卻從來名不副實,隨著年紀的增長,則更甚。那間商議家族大事的裝置古樸典雅的夏天掛著綢緞簾子冬天掛著皮簾子的上房里屋,對他來說,永遠缺乏一張座椅。

掌柜的確實是才能之人,不管是放在那個年代還是如今,掌管一個大家族的生活,這需要巨大的智慧。國人學而優則仕的信念,在這里一代代的傳承與實踐,不可能是淋漓盡致,因為那需要大量的錢財,自古至今教育便是如此,他從來不會是免費的,對爺爺來說當然也不可能例外。私塾里面的啟蒙教育則沒有太大的差別,教書的老先生是被請過來的,收拾一間上房,所有適齡的男孩子都匯聚于此,接受老先生的教誨,這個階段靠的是自己的勤奮,外力無法幫襯或者干擾,據說爺爺做的不錯,在這里,開始認字。幾年一晃便過去了,增長的不僅是身體的比例,還有頭腦,還有外界對自己的待遇,頑皮一定會扣分,可乖巧則不一定會加分,因為資源稀缺使得均等變得毫不現實,更因為血緣。外出求學是需要大量的錢財的,而名額又相對有限,因此只能靠掌柜的主觀來判斷定奪,這個結果是毫無懸念,也不可能有懸念,歷來便是如此,這真應了那句老話,子以父敬,父以子敬。有的時候,是需要一些例外的,這樣生活才能充滿氣息,才能栩栩如生,不會那么晦澀,這個例外的主人公便是爺爺,而例外的緣由則是爺爺的母親的不顧一切。

自從孩子的判決書被宣讀后,孩子便一蹶不振,香甜的瓜果已經不能引起孩子的往日那狼吞虎咽的胃口,更多的則是整日無言,整夜無眠,少年的心頭被憂慮擠壓的滿滿當當,過早地接觸真實的生活,一開始便對生命有了嚴肅的思考。父親是做不了什么的,整日的規律式的軌跡生活,使得人已經麻痹,習慣了順從和接受,忘記了爭取,似乎一切都和那神秘的夜空有關,只是拿起了古代的鋤頭,相信了大眾的關懷和愛,繼續在土地上揮灑著往日的汗雨。母親開始也是從眾,跟著主流的思緒,勸慰自己的孩子,婦人沒有多少文化,勸慰的話語都是學來的,但那很真誠,因為那是一位母親,那是自己的孩子??粗⒆拥慕箍?,一日瘦似一日,給人形銷骨立之感,別人看了都會不免哀聲長嘆,更何況是生身之母,內心的痛苦不比孩子輕。婦人實在沒有好的辦法,因為歷來的規矩便是如此,私塾啟蒙后就回家種田,過上幾年年紀大了,由掌柜的出面說上一門親事,便算是成人了,一生便是如此??珊⒆右阉蚱?,婦人開始還有些疑惑,這樣的安排不是很好嗎,孩子為什么不愿意呢,為何那樣的愁苦,或許婦人永遠不會明白原因,但那又何妨,為娘的覺得需要做些什么,要讓孩子恢復往日的生氣。

婦人于是找到了掌柜的,說了很久掌柜的才算是明白過來婦人想要表達的意圖,這樣啊,說著說著便笑了,開心的笑容在臉上呈現,這是一種驚喜,對掌柜的來說。一袋煙抽完,臉色便變換了,嚴厲的語句打斷了婦人的反復,接著便是訓斥,惡語和嘲諷撲面而來,婦人唯唯諾諾,只有接擋的精力。按說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老掌柜的平日做人做事便是如此,自己絲毫沒覺得有何不妥,大家伙更是如此??伤辉撜f一句話,這句話傷了一位母親的心?!斑@個家里連擦屁股的石頭蛋子都沒有你們的份,你娃跟他爸一樣都是傻子?!鼻鞍刖湓挓o關緊要,往日有幸承受老掌柜這句問候的人多了去了,大家誰也不放在心上,都覺得這是老掌柜的一句氣話,內心里也有妥協和承認,不過他不該說出后半句,這深深的刺痛了一位母親的心。女人如果發起瘋來那破壞力是驚人的,因為平日的溫順將所有的能量幾乎全部收斂,就像一枚炸彈,一旦爆發,力量驚人,非死即傷。婦人的煙袋直接向老掌柜的臉面砸了過去,下面的武器便是各種毀譽式的穢語,向連珠炮一般瘋狂向老掌柜身上傾灑,這般力量甚是驚人,直接將老掌柜震住了。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情,綿羊怎么會開口咬人,難道這是做夢不成。這不是做夢,一切都是真實的,爆發式的反抗,窗外門外的人聚集的越來越多,大家開始只是聽到爭吵,也不太清楚,出于好奇,便靠近了些,慢慢地才從混亂的語句中有所領悟,所有人都屏聲靜氣,大家沒有人上前阻攔,因為不敢,也沒有人去搬兵求援,因為不知,大家已經習慣了老掌柜的威嚴。一位上了年紀的有些威望的老婦覺得事態不好,應該把外出到田地里務工的男子們都叫回來,剩在家里的這些老弱婦孺是解決不了這個震驚的爭端的,繼續下去可能釀成災禍,于是年紀稍微大一些的幾個孩子接受了老奶奶布置的這個莊嚴的命令,勾上腳上的爛鞋,拼命朝著灞河邊上的田地跑去,就說家里出了不得了的大事,叫人趕快回來。人確實是很快就回來了,因為那個年代這一代橫行了許多土匪,雖說都沒有像張小個子那樣形成規模和氣候,但殺人越貨的傳聞仍是時不時在耳邊縈繞,于是男人們都帶著農具拼了命的往回趕,內心里已經做好了準備,拋開一切保護自己的親人。其實如果大伙都不回來還好,最后給婦人定個犯上作亂的罪名便可,因為家規是十分嚴厲的,官府也認可,大家則認為是天經地義,或許最后受罰者只能得到微乎其微的同情與憐憫。但是大家回來了,帶著有些曲解的心情,看到一堆人,拿著家具就往里沖,這下可麻煩了,等大伙兒進去,只見老掌柜的和婦人仍在據理力爭,不過言語上似乎婦人更占優勢,因為語言上本來女人便更有天分。過了會大家才算是明白了事情的緣由,其實平日里也覺得這個事情有些窩囊,不過出于無奈,無法張口,趁著今兒這個陣勢,眾人七嘴八舌,最后族里的幾位有威望的長者出面,采取了折中的辦法,對婦人是各種批評,總結起來是你孩子可以上學,不過你罵老掌柜的,以下犯上,必須受罰,這個月的月錢便抹了,外加大灶上幫廚三個月。

事情就這樣解決了,爺爺上了中學。

中學是在旁邊的一個集鎮上上的,花費相對較少,早上背著饅頭,步行去七八里外的學校,求一天學,晚上再順著原路折返回家,一天便過去了。幾年以后,中學畢業,又是一個選擇,這時候爺爺已經長大了許多,明白了很多事理,對自己的這份經歷已經十分知足。上中學與其說是抗爭的結果,不如說是老掌柜無法違背眾人的意愿,可以說是爺爺受到了大家族的恩惠,中學花費相對較小,可以接受,毛筆也不值錢,紙張便是包棉花的黃色卷紙,一切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可是如果還要繼續,那就真的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了,他的花費將是十分的巨大,需要整個家族的財富去供養,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爺爺心里也清楚,這或許都是命運。事情最后有了轉折,這原自一段婚姻。我的奶奶嫁給了我的爺爺,奶奶家里是書香門第,嫁過來的時候帶了些嫁妝,夫妻恩愛有加,奶奶的父親是位開明的鄉紳,經不住女兒的勸慰,于是自己出錢,撇開那個大家族,自己出錢供養自己的女婿求學,上的是醫學,據說這是奶奶的父親決定的,因為家里有這方面的生意,日后方便照應。

這便是我的爺爺的求學概況,真的不易,靠的是聰穎,靠的是勤奮,還有那命運的眷顧。三兩歲以前的記憶都是模糊的,或許大腦里面的存儲器的配置還未調配完整,因此從記憶中開始,家里已經蓋了房子,朱紅色的卷雜剛大鐵門便是印證。年前的時候,我的任務就來了,先端盆水,用抹布將大鐵門擦洗干凈,不能讓沾染的塵土有絲毫的存留,因為這會影響到后邊的刷漆,然后扶著梯子,父親用砂紙將鐵門上的銹跡打磨下來,這個活計真心話我是不樂意的,橘黃色的鐵銹和油漆粉末飄的到處都是,雖然頭上戴了個報紙疊的三角帽,可衣服上卻無法防衛,還有就是這個過程會有很多小孩子圍觀,對我是各種逗耍,由于任務艱巨,無法報復,只能干瞪著雙眼,吞聲忍氣。接著便是刷漆,往油漆桶里邊提前摻和些汽油,蓋上蓋子封口,然后我和弟弟便游戲般的將這個小型圓柱桶在自家紅磚鋪砌的院子里翻滾,等到筋疲力盡大汗淋漓,也就好了,最后仍是父親出馬,一刷子接著一刷子,等油漆桶里邊空空如也,地上鋪的報紙滿是鮮紅的斑點,這個工作也就完成了。我說的是我父親的工作,我的工作還遠遠沒有完成,因為剛刷完的油漆還是濕漉漉的,雖然混合了汽油使其易于揮發干燥,但在年前,氣候依舊嚴寒,只能是我繼續駐守,提防熊孩子以及貓狗,否則上面會留下印記,一切便將白費,至少會失去完美。實在有些無聊,可又不敢離去,便進行試探,指頭輕輕地在門上接觸,沒有任何變化,膽子便大了些,加大了力度,這下好了,指紋雖然淺顯卻清晰可見,嚇得渾身哆嗦,變了臉色,重新嚴肅的站崗,一年之內便會留存于此,以后每次看起的時候,內心還是十分歡喜。

從村里的小賣部買來了紅紙,大方桌早已在正堂中支好,爺爺接過紅紙,十分靈巧的用雙手折疊出繁復的折痕,我從奶奶的做針線活的菩籃里邊拿來烏黑發亮的大剪刀,遞給爺爺,向裁縫裁剪布料一般熟練靈活,伴隨著規整連續的沙沙聲,對聯的規格便呈現了出來。然后爺爺會點上自己的旱煙袋,足足的抽幾鍋煙,直到熏得我睜不開雙眼。爺爺將煙灰在自己的棉鞋鞋幫上抖落,再將煙袋和裝煙絲的荷包放在旁邊的長條板凳上,從大瓷碗里邊取過已經用溫水沖分浸泡滋潤的毛筆,先是用手試試,再接著放進嘴里抿一抿,我看的好奇,爺爺會對我笑笑,冷不丁的拿毛筆在我臉上輕輕地畫上一畫,我掙扎著尖叫跑開然后又折身回來趴在門口觀望,只見爺爺緊閉雙目,過了一會,睜開雙眼,不過表情已和剛才全不一樣,非常平靜,如早晨的湖水,沒有一絲漣漪。爺爺用毛筆在墨盒中蘸足墨汁,再將筆在墨盒的邊緣剮蹭,使得多余的墨汁余下,然后目不轉睛,筆走龍蛇,一氣呵成,一副對聯便寫成了。僅僅是寫成了,還沒有完成,這時候爺爺會接過我手中的小瓷碗,里面裝的是磨面后剩余的麩子,將其均勻的涂撒在濕潤的墨跡上,用鎮尺將對聯壓住,等待其充分干燥,最后用漿糊貼在大紅鐵門門框兩側,一副對聯便算真正的完成了。對聯的內容都是祥和的話語,每年都會變化,不過有一年的橫幅我是記憶猶新,如今仍像刻在心底一般真切,“家和萬事興”。

不出正月,各家的對聯便會開始剝離,疾風不能排除在外,但興風作浪的多數還是這些頑童。比較喜愛的游戲便是將爆竹插入對聯沒有粘合的縫隙,一聲巨響過后,惡作劇便完成了,這是互相的,也沒有錯對,小孩子常常會惱怒,各種復仇便會上演,結果沒出正月,全村嶄新的對聯已是千瘡百孔。不過大人們則不會見怪,認為這是正常的,這是一種默許的習俗,代表著勃勃的生機,如果一整年誰家的對聯依然規整,那戶人家的心情可能會受到影響,誰也不希望如此,于是孩子們玩的更歡了。

婚喪嫁娶是一個重大的儀式,標志便是要么在門口,要么在前廳正堂,一張或者朱紅或者紫黑色的方桌總會事先擺放好。爺爺總是前幾天便會被主事人家邀請,到時候了,便一手拿著報紙包起來的那幾只舊毛筆和墨盒,另一只手抽著旱煙袋,閑庭信步的前往事主家,期間路途上要不停的打招呼,那是對別人禮貌問候的回應。剛到門口,主人便出來了,臉上盡是歡喜,趕快給爺爺點上最好的紙煙,讓座潑茶。抽完一只煙,主人還要點第二只,爺爺伸手搖一搖便止住了,于是開始了詢問,準備怎么個過法,是大過呀還是小過,大到什么程度,小到什么程度,錢準備了多少,糧食夠不,誰誰請了嗎,誰誰怎么沒來,事無巨細,本身的職位是賬房先生,可執事和顧問的工作不知不覺中已經兼任。一切安排停當,爺爺便會坐在那張大桌子旁,吸煙吃茶聊天,談論著收成與氣候,一起共事的還有村里的幾個老漢,都是文化人,有退休的老師,也有早年在外工作的人員,和爺爺一樣,晚年回家安居,享受鄉村的寧靜。村里人說爺爺的毛筆字寫得好,瘦的很,跟爺爺的身子一樣,瘦的很,可是并不纖細,感覺十分的硬朗,硬氣,奶奶說那是因為爺爺上中學的時候寫毛筆字,缺少紙筆,便拿著瓦盆和著泥水用木棍蘸著在墻上寫字的緣故,學的艱辛,褪的便慢,這或許也是一種守恒。這樣的日子爺爺往往天剛放明就出去了,最后伴著月色蹣跚著歸來,爺爺說因為答應了人家,要顧住事情,不敢耽擱。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