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這些來自“法律人家”的青春故事,看到淚目...

九江檢察2020-09-22 14:51:05

五四青年節



暖春時節又逢“五四”,為迎接這個朝氣蓬勃的節日,檢察日報綠海副刊編輯部特別策劃邀請了多位來自“法律人家”的法律人暢談他們和家人的青春故事。青春不只是花樣年華,她還有不滅的斗志和不屈的靈魂。


法律人的青春,與正義同行。


從上至下:趙曉敏和父親、劉偉(左二)和母親(右二)、陳新宇和父親、呂點點和父母

從上至下分別為韓穎鑫父子、陶晨父子、鄭鶴鳴與伯父和堂姐、吳心田父女、龍曄雅父子



父親的舊卷宗

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檢察院

趙曉敏

“爸,我給你寫本自傳吧,作為你退休前的禮物,也算是對中國鄉土法治建設三十年從無到有的紀念?!薄皠e鬧,一個基層老法官,有什么可寫的?!?/p>


我的法學啟蒙老師,就是這位從數學老師轉行的鄉鎮法官。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鄉鎮派出法庭條件簡陋,沒有電腦,沒有復印機,裁判文書需要用手搖的油印機印刷,兩名能工作的法官負責周邊3個鄉鎮所有的民事案件。油印機壞了,我們仨一起趴在炕上幫爸爸手抄裁判文書;年終歸檔時,爸爸整理卷宗,我跟媽媽寫卷皮訂卷……這些“全家總動員”的情形,真實記錄了那個特殊時代的基層法官為中國法治進程而奉獻的青春。參加工作后,我到爸爸所在法院的檔案室查閱資料,看到2004年的一本卷,是我媽寫的卷皮和封底,我寫的訴訟費收據、起訴狀和開庭筆錄,我爸寫的判決書手稿,看到這本集中了我們一家三口心血的卷宗,心中涌起一種莫名的溫暖和感動。


爸爸憑著自學和經驗,兢兢業業地工作了27年,沒有一起錯案沒有一個人上訪。這些“提前介入”,成為我最初的法學啟蒙。


爸爸說,辦案就是洞察人生百態。他最痛恨不贍養老人的人,說每次辦理贍養案件,都恨得牙根癢癢;爸爸最喜歡用調解結案,他說,調解的結果可能不是最符合法律規定的,但鄉土里的糾紛解決,要有人情味兒;爸爸辦理離婚案件,向來反其道而行之——勸離不勸和,他說,兩口子氣頭上勸和,是火上澆油,你漠視他們直接安排開庭,他們反而會問不是要先調解嗎……這就是我爸,一個有血有肉、有溫度有擔當的基層法官。


2011年研究生畢業,我順利成為一名北京基層檢察院的檢察官,第一個獨立承辦的案件是個盜竊案。也許看出我是新手,嫌疑人試探地翻供,我情急之下拍桌子大吼:“你四十多歲的人了,怎么滿嘴跑火車?”話音剛落,嫌疑人立馬翻臉:“你個小姑娘,憑什么這樣說我?這事不是我做的,你愛咋處理咋處理?!蔽乙庾R到不對,趕緊緩和語氣,可無論我說什么,他都不再說話,我只能結束這次失敗的提訊。整理卷宗時,我看到家庭成員一欄寫著“兒子,10歲”,就隨口問道:“你被抓了,你兒子誰照顧?”“跟我媽在老家上學?呢??!薄白x幾年級了?”“三年級了,我兒子可棒了,我們家墻上貼滿了他的獎狀?!闭f起孩子,他的眼神變得溫和,我看到了希望?!澳銉鹤幽敲窗?,你也是他的榜樣呀!”我頭也不抬繼續收拾東西?!澳阏f你現在被關在看守所,孩子問爸爸哪兒去了,老人怎么說?”他低下頭,眼睛濕潤?!皺z察官,我坦白就可以從寬處理嗎?”“你自愿認罪,我們在提出量刑建議時肯定會建議法官從輕處理?!薄皺z察官,你別收電腦,我好好說,我想快點出去……”訊問順利進行了,庭審效果也很好。


從那時起,我嘗試尊重每個嫌疑人,哪怕只是他摁完手印遞給他一張紙巾。對立永遠不是最好的途徑,我們要做的是傳遞法律的溫度。


我和爸爸一起經歷了“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一起經歷了司法責任制改革,一起通過遴選進入司法官員額序列,一起作出“讓每個公民在每個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莊嚴承諾。我感恩這些年的經歷,讓我有機會重新審視父親,讓我對他的職業尊榮和壓力感同身受。










記憶如潮

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區人民檢察院

劉偉

為了慶祝檢察機關恢復重建40周年,追憶和記錄檢察院建設發展的光輝歷程,衡水市冀州區檢察院籌建了自己的院史展館。在籌建過程中,一張拍攝于1979年8月1日、署名“全區檢察干部學習法律訓練班留念”的老照片深深吸引了我,這張照片上有我的母親,看到母親親切的面容,兒時的記憶頓時潮水般襲來。


母親是在1978年重建檢察院時,組織選派到河北省衡水地區(市)饒陽縣檢察院工作的,十來歲的我跟隨母親住在院內安排的一間平房內。


當時的辦公辦案條件有限,去看守所提押犯人都是步行,我看見法警腰里別著掛著紅綢子的手槍,威武精神,將所提押犯人帶到檢察院審訊室內審訊。這間屋子空閑的時候,我會偷偷溜進去,好奇地坐在桌前,扮演審訊的檢察官,暗暗下定決心以后長大也要能腰里別上掛紅綢子的手槍。


剛剛重建的檢察院一窮二白,母親既是指揮員又是戰斗員,每天早出晚歸,但她的臉上始終洋溢著堅定和自信。建院初始,最先解決的就是辦公家具不全問題,院里請來木匠師傅打造辦公家具,先把買來的圓木解成板材,檢察院的人都在旁邊幫忙,個別老同志還能去拉大鋸,落下的鋸末收集起來,在空地上挖個大坑,把鋸好的板子放上去,坑底燃起鋸末,熏烤木板,這樣能使木板盡快干透不走形,也不容易生蟲。我看到木工師傅瞇著眼用墨盒拉打線,覺得特別好玩,趁師傅不備也悄悄拿起墨盒學著師傅拉打線,然后按捺著激動的心情等著師傅徒弟按我的線拉大鋸,結果這塊板子比別的窄了一些,只能將就著做了一張窄幾公分的桌子。后來母親知道是我搗的鬼還狠狠教訓了我,并選了這張當自己的辦公桌。


童年的夢想伴隨著我一路成長,2002年7月,我從縣法院調到饒陽縣檢察院工作,這時母親已經離世一年,回首母親當年在檢察院工作的點點滴滴,我百感交集。工作這些年,我經辦了多起上級交辦的大案要案,在承辦省交通廳張某系列案時,贓款去向不明,搜查沒有收獲,經過縝密的訊問,張某終于交代了贓款藏在衛生間加壁墻內。當我親手從掏開的加壁墻內將捆在下水管道上塑料袋里的贓款贓物取出時,感到了作為一名檢察人的神圣與自豪。


2017年1月,我調到冀州區檢察院擔任檢察長兼衡水市檢察院黨組成員,我們大家制定五年規劃,全院上下同心、共同努力一年進入先進行列。這一年,我的女兒法律研究生畢業,她自己應聘到一家律所,從事律師工作,我感到十分欣慰,老母親冥冥之中對法律的執著不舍又有了接班人。


兩世檢察情,三代法律人,共同的夢想、接力的追求,愿用我們畢生追求,為祖國和人民守望正義,綻放生命,譜寫華章。









追逐法律夢

湖南省湘潭市人民檢察院

陳新宇

我出生在一個法律家庭,父親是一名有著30多年辦案經歷的資深律師,我從部隊轉業回到地方,由國防綠變成了檢察藍,繼續追逐著我的法律夢。


父親辦理了上千件刑事案件,讓他記憶猶新的是30年前林斌(化名)無罪辯護案。1988年,父親擔任被告人林斌的辯護律師,林斌被指控為拐賣人口共案犯,主要事實依據是從主犯鄒某手中購買了一名兒童作為養子,鄒某認為拐賣兒童是一條發財之路,僅用兩個月時間就組建了一個13人參與的拐賣人口團伙,拐賣兒童10多人,社會影響惡劣。當時這個案子社會關注度很高,父親作為林斌的辯護律師,只要在開庭審理時當庭發表幾句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就可以完成辯護任務。但父親仔細調查后發現了問題,當時的刑法規定,拐賣人口罪是指拐賣婦女、兒童的行為,沒有規定購買兒童自己撫養的行為也構成拐賣人口罪。


父親的領導和同事都勸他,這樣的大案作無罪辯護風險很大,不如作罪輕辯護。父親卻堅持認為,好的辯護律師,應該敢講敢說,最終決定對被告人林斌作無罪辯護。庭審時,父親大膽發表了自己的辯護意見,認為被告人林斌購買一名兒童是為了作為養子,與鄒某等13名被告人以盈利為目的拐賣人口的犯罪行為之間沒有直接因果關系,法律沒有從拐賣人口犯罪團伙中購買兒童自養的行為構成犯罪的規定,因而被告人林斌購買兒童自養的行為不構成犯罪。但當時合議庭還是判處林斌有期徒刑六個月,父親征得林斌同意,向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認定父親的上訴理由成立,二審改判被告人林斌無罪。


我在部隊由于工作原因,經常調查處理涉軍涉法問題。2003年4月,某團新兵李濤(化名)晚上執勤下崗后回到宿舍,偷取同宿舍戰友的相機一部和現金800元后私自離隊。事發后李濤逃離了部隊,從此下落不明。部隊按照規定給予李濤除名處分,并向李濤入伍地武裝部和其父母通報了處理結果。但時隔11年后,李濤父母卻找到部隊。接到調查任務后,面對已經發黃的檔案,我一臉茫然。檔案中除了李濤入伍時的身份證號碼和一張黑白的入伍照片外,沒有其他有用的線索。我根據身份證信息查詢李濤的活動軌跡,并采集李濤父母血樣進行DNA比對。然而公安機關反饋回,李濤的身份證從其當兵入伍后就未曾使用過。


2015年3月,我得知廣州東莞查到一個與李濤父母DNA疑似相匹配的人,此人2011年在東莞市某公園山頂上吊身亡,警方提取了死者身上唯一能提取的牙齒做了DNA鑒定存檔。


名字不符、沒有照片,只有一張DNA鑒定書,死者是李濤嗎?他為什么會在千里之外的東莞自殺呢?


帶著種種疑問,我以東莞為中心在周邊展開排查。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還原了李濤的活動軌跡。


2003年4月,李濤逃離部隊后,2004年底到達深圳,此后其活動軌跡均在深圳、東莞一帶,李濤不敢找工作,居無定所,其間因打架被兩次拘留,最后在東莞某公園上吊自殺……此事最后得到了妥善的處理。


心若在,夢就在,我們兩代法律人的故事仍在繼續……









那個夏天午后

中國政法大學在讀博士

呂點點

其實法學與我家族的淵源早在解放前便已開始。早在1946年左右,我外公懷揣法學救國的理念,進入重慶正陽法學院(后與西南人民革命大學及其他高校合并為如今的西南政法大學)學習法律。雖然畢業后外公由于種種原因并沒有從事法律相關職業,而是拿起教鞭做了一輩子老師,但家族與法律的淵源由此開始,我母親成為了法律人,表姐與我也同樣走上了這條道路,某種意義上成為了“法三代”。


1981年,母親報考了法學專業并被北京政法學院(于1983年改名為中國政法大學)錄取。母親畢業后遇到了同為法大“老三屆”的父親,相戀結婚。彼時父母都在高校教授法學專業,兼職律師的父親尤為忙碌。


小時候印象最深的便是每天父親穿著筆挺的西裝出門或講課或開庭,年幼的我常說:“爸爸,等你西裝穿小了給我留著好不好呀?”沒想到,現在反而是父親在穿“營養過?!钡奈掖┎幌碌奈餮b了。


2011年我考入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系統學習了法學知識后,我與父母有了更多的共同話題。彼時母親任職于法學學術雜志社,父親也不再做兼職律師,但全家人還是會時常討論社會熱點法律問題。母親是法制史專業的博士,與實務距離較遠,常常被我和父親調侃是“家中頭號大法盲”。


本科畢業后,我參加清華大學與美國天普大學的LL.M項目,攻讀美國法學碩士。在此期間,我對中美法律體系的差異有了深刻理解,2016年畢業后,我開始了在律所的工作。作為一名非訴律師,所做業務雖然與父親當年作為訴訟律師接觸的業務完全不同,但從父親那里學來的專業態度仍是我在工作中不斷進步的精神源泉。


2017年9月,我辭去工作進入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攻讀博士學位。自小聽著父母講述在法大的日日夜夜,終能有幸在法大學習,也算是圓了少時的另一個夢想。入學后,父母有時會在下班后來學校與我共進晚餐,逛逛校園給我講講過去的故事。母親說她本科時住的宿舍樓已經拆了,那時沒有已經出版的教材,法學各專業課的教材都是任課老師鉛印或油印后下發給學生的;父親則帶我走到主樓中的一個大閱覽室,告訴我他入學時沒有宿舍,幾十人在這里打地鋪,晚上呼嚕震天,完全沒辦法睡覺……回到我窗明幾凈設施齊全的現代化宿舍,也回到了現實,我們不禁感嘆時間過得太快了。


我還記得小學時的夏天午后,字都還沒認全的我捧著厚厚的藍色封皮刑法法條坐在寫字臺前仔細閱讀,并在心中暗暗發誓以后的生活一定要跟法律有關?;蛟S從那時起,甚至在父母生下我之前,就隱隱注定了我的選擇。


作為治國重器,法律的崇高地位是不可撼動的。作為實際推進者,法律人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我對自己第三代法律人的身份感到無比自豪,并對我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光明未來感到無比期待。









最好的時光

河北省張家口市人民檢察院

韓穎鑫

我和父親同是檢察人,供職單位卻在不同地方,父親在老家山東淄博,而我則遠在離家千里的河北張家口。上一次與父親見面還是去年過年的時候,短暫的幾天相聚,便是匆匆的離別。想到這里,心里不免多了幾分傷感,思緒不禁跳躍到了從前,與父親的好多往事如膠片般地滾動在眼前。


黃口之年的我,對父親青年時期的印象是:精神抖擻、意氣風發,而且忙,很忙,忙到常常一兩個月不見人影,有時中途回到家,也是匆匆幾個小時,便又走了。我只知道父親是檢察院的人,卻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干這份工作,還干得那么起勁。直到有一天,我兒時的伙伴告訴我,他之所以與我交朋友,是因為他父親告訴他我的父親是檢察官,因為父親這根正直的上梁,我這根下梁也不會歪到哪去?,F在想想,有些好笑,當時卻讓我第一次對“檢察”二字心生感激。


年幼的我渴望著父愛,想與父親常常見面,我羨慕同齡孩子與他們父親之間的親密互動、說說笑笑。但我又怕與他見面,因為在極少的見面中,父親很少對我露出笑容,他從不與我講他的事,不講他的過去、不講他的當下,他不談什么理想抱負,不說什么至理名言,只是常常對我厲聲訓斥,有一些我能聽懂,諸如“形象不像個學生的樣子”“對待長輩不尊重”“看書太少”“睡覺太晚”等等,還有一些我聽不懂的,諸如“不知律己”“不懂感恩”云云?,F在看來,父親的青年時期,簡單而平凡,沒有轟轟烈烈、沒有驚天動地,有的只是守著那一片小小“責任田”,不分晝夜,辛勤耕耘。如今的父親已經接近退休的年齡,仍然認真嚴謹、兢兢業業,用日常的堅守昭示他對檢察事業的敬畏和決心。


如今,我也從事了檢察工作,踏上了和父親相同的職業道路,也逐漸理解了父親的心境,理解了父親的夜以繼日和默默無聞,也理解了父親的言傳身教。


如今,父親待我漸漸不同往日。雖仍然不茍言笑,但我們之間多了很多交流,特別是多了很多關于“法治”“改革”等方面的話題。我可以大膽發表自己的意見,他也不再一味斥責,而是能夠靜靜地聽我說,有時還會點點頭表示同意。某些場合他甚至還會夸贊我幾句,這在以前是絕對不會出現的場景。


提起我從事的檢察工作,他總是眉開眼笑、忍不住炫耀,似乎這是他這一生最大的成就。有一日,他破天荒給我發了微信,只有一句話:“心懷公平之心,常思正義之道?!蔽抑肋@是他多年來養成的職業習慣和素養,是他逐漸從一件件工作、一個個案子中參悟出來的心得體會,也是他對我講的唯一的一句大道理。


父親對我的影響是深遠的,從小到大,我一直對與“人民檢察”相關的一切有著特殊的感情。檢察調研工作單調而又枯燥,寫稿的日子孤單而又寂寞,我卻每日埋首案前,絞盡腦汁,筆耕不輟,卻還樂此不疲。一年下來,我筆下誕生的成果將近20萬字。我雖不似父親青年時期那般精神抖擻、意氣風發,卻也積極勇敢、樂觀自信。我想,那份內心的自豪與隱忍,便是父親傳承給我的最大財富。









戲言成真

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檢察院

陶晨

“等將來我長大了,想和你做一樣的工作?!边@是童年的我曾對父親說過的話。去年安徽省公務員考試,我被錄取至桐城市檢察院上班。至此,在父親進入檢察系統30年之際,我離開校門,邁進了檢察院的大門,孩提時代的一句戲言,竟變作了現實。


每每聊起父親剛工作的時光,我總會被他當時所處的清苦環境打動。檢察機關恢復重建不過十年光景,單位人手缺乏,新入職的父親一人既當打字員,又做會計,還充任出納,生生被培養成了一個多面手,我總打趣說他后來在反貪局工作的時候,查賬能力很強,大概和他當時兼職會計的經歷有關。


后來父親去了業務部門,條件依舊比較艱苦,有一次父親與公安人員一道去皖南的宣城南湖勞教所出差,山路崎嶇,代步工具只是一輛三輪車,上嶺過程中三輪車動力不足,開始下滑,在重力的作用下,后退速度逐漸加快,父親和隨行人員趕緊跳車,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三輪車迫使其減速停止,避免發生事故,然后再推車上嶺,繼續行程。父親的心態極為樂觀,每次他說這些苦日子的時候,仿佛就像是講笑話一般,末了還會說上一句:“苦點也還好,不苦的話,我也不好意思跟你說爸爸我當年也是艱苦奮斗過的人呢?!?/p>


很多人認為父親在檢察院工作,所以我后來進入檢察院是他從小培養所致,實則不然。父親的忙碌我是親眼見過的,尤其在反貪局期間,他忙起來經常多日不回家。正因為如此,他知道法律職業是一份辛苦的工作,而且要進入這個隊伍,就得去考有“天下第一考”之稱的司法考試,并且法學專業內容繁重,僅核心課程就多達16門,而就業率卻不高。出于對我的關愛,當初高考填報志愿時,父親是不支持我填報法學的。


我是鐵了心不肯聽從父親的建議,我告訴他:“學得好,再低的就業率總有成才的,不發狠,再熱門的專業還是有找不到工作的。別的我不敢保證,但我保證肯定在大學里努力學,爭取把司法考試通過了?!备赣H拗不過我,最終妥協。而我也同樣踐行諾言,大三準備司法考試,可能是我最為用功最為刻苦的時候,當分數出來宣告通過的那一刻,我內心狂喜,立即打電話告訴父親,我填報志愿時說的話終于說到做到了!


初進檢察院,我沒有像自己期待的那樣進入業務部門,而是和父親當年一樣被安排在辦公室工作,待等試用期結束,轉正之后再去一線辦案。不一樣的是,我已經看不到那老式鉛字打印機了,電腦和彩色激光打印機取而代之。父親怕我沒能如愿立即進業務科室,情緒失落,就時常打電話,用他自己的例子開導我、勉勵我,教誨單位里年齡最小的我要努力工作,多向同事學習。這話擱在大學我會覺得他嘮叨,但真到離開校園開啟職業生涯的時候,聽起來覺得很暖心。


如今,當我穿上藏藍色的西服,佩戴著檢徽,回想幼年時偷偷戴大檐帽的我,感受到的不只是制服的演變,更是一種內在的傳承。如今我們真成了檢察戰線的父子兵,或許,這是我莫大的幸運吧。









30年 15年 5年

河南省葉縣人民檢察院

鄭鶴鳴

手機響起,是堂姐發來的信息:“正在為國稅局開展廉政教育講座”,我不由得會心一笑。


“還是老本行?!碧媒憬o我說。我回復了一個“加油”。


堂姐在檢察院工作了15年,年初轉隸到監察委。她臨走時留給我八個字:踏踏實實,嚴謹慎重。到了監察委后,她還不時詢問我的工作情況,或者就某個法律問題和我討論。我知道,她心里是舍不下檢察院,舍不下付出了15年青春和汗水的檢察院。


大學畢業后,我在律師事務所做律師,司法實務上有所欠缺,我會經常去找大伯和堂姐討論案件。大伯是多年的“老檢察”,在檢察戰線上奮戰了30年,雖然已經退休,但他的實踐經驗對我還是很有啟迪的。我們常常會就某個案件,某個司法解釋爭得面紅耳赤。那時,長輩不像長輩,姐弟也不像姐弟了,而更像是一場辯論賽中的辯手,我們身份平等。


就這樣,看似對立的兩種職業在血脈的維系下,竟然發生了奇妙變化。我開始慢慢喜歡檢察工作了。后來葉縣檢察院面向社會公開招錄,我就在大伯和堂姐的鼓勵下參加了考試,并且順利通過,成為一名檢察官。


聽從堂姐建議,我選擇了去偵監部門。直到現在,我依然還記得堂姐的話:“偵監部門會很忙,但是你還年輕,需要用實踐來歷練自己?!?/p>


正是堂姐的提醒,對于每一起案件,我都特別認真,遇到難題,也會向大伯請教。就這樣,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很快成長起來。五年里,我收獲了一些成績和榮譽,大伯和堂姐沒有恭喜,而是不斷提醒我要冷靜面對,不能沾沾自喜。他們謹慎嚴格的工作作風深深影響著我。


2017年司法體制改革,在預防部門的堂姐要轉隸了。面對她的離開,我有點不舍。畢竟有她在,能給我很多幫助。她走了,我就少了一份依賴。走之前,她專門找我,再次語重心長地提醒我,“從事法律工作,必須嚴謹慎重”。


而今,堂姐已經在新的崗位,開始新的生活。而我則帶著她的期望,繼續努力在檢察工作崗位。


大伯從檢30年,堂姐從檢15年,我從檢5年,時間見證了我們兩代人對檢察工作濃濃的感情。大伯總說,干檢察工作需要點情懷,不要計較眼前得失。


堂姐是這么做的,我也在這么做。









他為我點燃明燈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

吳心田

小時候,父親總是一身豆綠色制服,偶爾還會戴頂大蓋帽。我雖然不懂他從事的工作和那身制服的意義,但總感覺,穿制服的父親“很帥”,精神很飽滿。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漸漸懂得,那身豆綠色制服就是父親的青春。1994年,我還在襁褓里,原本在縣委黨校工作的父親經過選調考試進入檢察院工作,開始了他的檢察職業生涯。當時的父親真是檢察“門外漢”,他深知不足,決定立即參加法律自學考試。五年時間,他用驚人的毅力和執著,通過了近30門科目的考試,如愿拿到了法律專業本科畢業證書。那時印象最深的是,父親的手上總捧著本書,每每我鬧著要他帶我出去玩時,他總會說:“你自己找小朋友玩,爸爸正在看重要的東西?!闭沁@樣不間斷地埋頭學習,使他很快就成為檢察院公訴業務的骨干。


耳濡目染下,我在考大學時也果斷選擇了法律專業。我有幸觀摩了父親開庭。坐在公訴席上的父親,身著藍色檢服,一身正氣,他義正辭嚴地指控犯罪,理性睿智的法庭辯論,嚴肅認真的法庭教育,深深影響了我。那一刻,我覺得父親高大而威嚴。


大學期間,父親經常和我在電話里討論一些法律問題,親情式的專業對話讓我很享受,也更激發了我對檢察事業的向往。


2015年,22歲的我帶著對像父親一樣的檢察人的敬和愛,如愿以償地走進了檢察院。從小時候看到父親身著帥氣的制服,到如今自己穿上檢服,并找到同樣穿著檢服的人生伴侶,老實說,我很享受這“檢察情緣”帶給我的別樣幸福。


2016年,司法改革第一次員額檢察官入額考試,父親又以98分的成績給我們上了最好的一課。


如今,已過知天命的父親對工作依然認真如初。遇到大案,面對將近200本的案卷,父親帶上老花鏡,坐在電腦前,數萬字的法律文書、條分縷析的舉證材料,一項項工作,他做得井井有條。這對剛接觸檢察工作的我是最好的指導與示范。


父母和我們相隔千里,每每和他們視頻,剛聊上幾句,父親就不自覺地和我探討起法律問題,為此他常遭母親的“白眼”,但也不管不顧。我和愛人卻在這“不管不顧”中得到業務與做人的提升。


父親經常會“請教”我們問題,我常常是繃緊法律知識的弦,唯恐被他“問倒”,也正是在這樣的方式中,我被逼著學了很多東西。


我常常想,我和父親選擇同一職業,這是巧合,亦是幸運。他用二十多年檢察生涯的思與悟,為我點燃了一盞明燈。









都是“拼命三郎”

湖南省耒陽市人民檢察院

龍曄雅

每個人都有一個可貴的青春黃金期,回首往事我驚喜地發現,我能用四個字來概括自己,那就是“青春無悔”。


我立志于獻身法律事業的原因該追溯到高中時代,我屬于比較調皮的學生,整天打打鬧鬧,讓老師和家長頭疼。有一天,二哥穿著一身嶄新的法院制服回到家中,突然觸動了我的神經,我覺得穿一身制服應該成為我的目標。1994年,我參加了全國政法干警公開招考,如愿成為湖南省耒陽市檢察院的一名干警。


入院后,我開啟了“拼命三郎”的工作模式:無條件地完成領導交辦的每一項工作任務,不計得失地連續加班幾個星期不回家,隨時隨地背上行囊出差辦案。最讓家人頭疼的是,我在兒子剛剛出生后就離開家門,去省城參加為期20天的司法警察封閉式訓練,這讓家人既心疼,又惱火。


時間一天天過去,兒子也一天天長大,工作之余,我逐漸發現兒子竟然喜歡聽我講辦案故事,而且喜歡戴著我的大蓋帽在家中到處晃悠,還喜歡玩訓練口令之類的游戲。


驚喜之余,我帶著五歲的兒子來到武術訓練館,兒子表現出了極大興趣,開始了他朦朧意識的“正義追求”——放學后的兒子每天堅持步行4公里去武館參加訓練,為的就是強健體魄,今后能夠弘揚正氣、打擊犯罪。


進入高中階段后,兒子除了積極學習迎接高考外,假期都會參加散打培訓班“拼命三郎”式的訓練。2016年,兒子輕松走出高考考場,在填高考志愿時,他堅持只填報一所學?!暇鞂W院,雖然他的高考成績已經高出該校錄取線50分。他臉上堅定的神情告訴我們,這個事情就這么定了。


兒子在警校的表現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家里又出了一個不怕苦、不怕累的“拼命三郎”。新生軍訓完畢,他就當上了區隊長,后來又當上了散打隊隊長,在學院的散打比賽中,他獲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


按照他自己設定的人生軌跡,畢業后,他會選擇成為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法律事業后繼有人,我心里自然樂開了花。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