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特稿】生死珠江路

讀懂江蘇2020-07-12 11:40:30


北有中關村,南有珠江路

新聞說,中關村要拆了變成創業大街了

那么珠江路如今又怎樣呢

南京人對珠江路有著深厚的感情

很多人的第一臺電腦都來自這里

可如今,這里早已經不復當年的熙然場景

這猶如一個富家子弟落難的故事

有點意思

這是一篇特稿,很長,不過值得一看



生死珠江路


文|小蘇君


此文首發于《現代快報》柒周刊


在成為“電子一條街”之前幾年時間里,珠江路上都充斥著一種躁動不安的情緒。

先是沿街的住戶紛紛破墻開店,他們在政府的號召下,要把這條不長也不寬的馬路打造成為商業街,可是沒過多久,他們就覺得心灰意冷了,因為顧客實在是少得可憐,生意清淡。

領頭的人又出了個主意,說老百姓用的日用品賣不出去,要不我們來賣工廠用的材料吧。

此時正是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城里面各個部門、單位都熱衷于搞個工廠,鄉鎮里企業也像雨后春筍般興起,所以經營一些生產資料的買賣聽上去比較靠譜。

一時間,機電產品店、大型炊具店、煤炭經銷店、廢品收購店等諸如此類的商店布滿了珠江路,不過很不走運,珠江路上的這些店,依然少有顧客光臨。

珠江路到底應該發展什么?這個話題在當時,一直是玄武區上上下下的一個“天問”。



圖為1990年,時任玄武區區長的任淮

此人一手推動了珠江路電子街的建設


時間過去了20年,一個夏天的晚上,35路公交車踩著點兒抵達了終點站——集慶門。

“呼啦”,車門打開的一瞬間,浙江人朱利華在朦朧的夜色中下了車——只身一人,兜里揣著幾百元錢。

這是20出頭的他第一次來南京。此時已經是夜里10點多鐘,街上只剩下昏黃的路燈和偶爾穿梭而過的車輛。

就在朱利華思忖著第一晚去哪兒落腳的時候,街對面一家主營打印機、復印機安裝、維修的培訓機構明晃晃的招牌吸引了他的目光。

幾天后,在簡單學習了如何安裝、維修辦公電腦設備后的朱利華,馬上奔向了珠江路,成為了珠江路上近萬名電子賣場從業人員里的一員。

此時的珠江路,早已經今非昔比——全南京80%的電腦店都聚集在這條全長不足4公里的馬路上,每天的營業額超過5000萬元。

2000年前后珠江路的如此的輝煌是當年萬亞平們想不到的。

萬亞平被稱為當年珠江路上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就在10年前的1990年,他帶著江記電腦公司落戶珠江路。

這是當年南京商業圈子里的一個重要事件,因為江記電腦是當時最早也是最大的電腦公司之一,它的選址落戶,具有某種風向標的意義。

作為公司的總經理,萬亞平當時有好幾個選址方案,彼時南京市政府考慮要把洪武路發展為電子一條街,玄武區政府在珠江路上幾次碰壁后,又新提出了規劃,要把珠江路建成電子科技街,而那時候的湖南路已經初步形成了商業街的規模。

看上去珠江路并沒有什么優勢,當時珠江路的東頭是成片的軍隊大院,兩側又沒有通到鬧市區的道路,再加上歷來不是商業街,人們習慣購物的地點也不在這里,要想在短時間里弄成像太平南路、湖南路那樣的人氣并不容易。

不過最終,這位科研人員出身的老總選擇了珠江路。



圖為時任江計電腦公司老總萬亞平


這是一個冒險的選擇,也是命運給珠江路的一個機會——當年在江記電腦的帶動下,就有20多家電子電腦企業進駐珠江路。到了1991年,珠江路上的電子電腦企業達到了44家。又過了一年,珠江路上成立了珠江路電子行業協會,企業總數達到了98家,年銷售總額達到了3億元。這個數字幾乎與北京中關村的電腦企業不相上下。

當時《中國電子報》的一個記者不相信,只身一人跑到珠江路,當他一走進電腦城里,就被眼前一個個忙碌的場景迷住了,回去之后興奮地寫了一篇“北有中關村,南有珠江路”的報道。

這篇報道的影響,除了給南京人帶來自豪感之外,還吸引了全國電腦商家的眼球,據說當時就有90多家的電腦企業拿著報紙跑到珠江路,也想在這個地方給自己占一個位置。

曾經幾度迷茫的珠江路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珠江路成為了南京城里最熱鬧,也最時髦的地方。

與之相伴的是,我們的社會在上世紀90年代迎來了家庭電腦時代——大家都以擁有一臺電腦為豪。國家的一個統計數據稱,在1994年,普通中國人在這一年里把210萬臺電腦從電腦城里搬到了自己的家里,這個數字比此前10多年加起來的還要多。

在北京中關村南邊一塊巨型廣告牌上寫著“中國人離信息高速公路還有多遠——向北1500米”,這是中國第一個互聯網接入服務商“瀛海威時空”網絡的廣告,此時正是1995年。

留美歸國的張朝陽在《連線》雜志專欄作家尼葛洛龐帝、風險投資家支持下,中國首家以風險投資資金建立的互聯網公司——愛特信公司產生。其網站分類搜索“愛特信指南針”,結合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之乎者也”改名“搜乎”,后再改為“搜狐”。不久,尼葛洛龐帝的《數字化生存》在中國出版。

即使到了現在,很多南京人回憶起珠江路時,第一句話都會說,我的第一臺電腦就是從珠江路買的。

除了社會環境的變化,珠江路當年的發展也有其獨特的自身優勢,珠江路當時周圍科研院校集中,西接南京大學,北有東南大學、南京林業大學、南京科技中心、中科院南京分院、江蘇省計算機技術研究所等,南靠熊貓集團,東連南京軍區總醫院(全國醫療電子技術中心)、海軍指揮學院等院所,高中級人才集中,實力雄厚,科研成果豐碩。

為了解決珠江路建設初期全街開發較慢、網點容量太少的矛盾,玄武區在《南京日報》的頭版頭條刊登消息,稱將減少珠江路企業區占股份,強烈地表達了加速發展珠江路的決心。

這篇報道一石激起千層浪,讓那些對珠江路發展還有一些疑慮的投資者和企業老板放了心,結果是他們都大筆掏出真金白銀在珠江路上蓋樓建廈。電子商城一家接著一家開門迎客。大名鼎鼎的雄獅電子商城、玄武科貿世界、珠江電腦中心,包括太平洋電子商城就是在這個時候成立的。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這些電子電腦商城的背后“資本”五花八門——雄獅電子商城是南京長途汽車客運總公司的所屬公司,玄武科貿世界是由玄武區燃料公司投資建成,東方電子商城是由做汽車運營維修起家的南京東方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建的,珠江電腦中心、玄武電子城、珠江電子電腦耗材市場的背后是做貿易的珠江商城,南京精英電子商城更奇怪,是由中國銀行南京分行和南京衛生潔具廠聯合投辦的。

也就在1996年前后,根據政府的規劃,原來在珠江路上的工業企業全部搬出珠江路,珠江路上經營電子電腦的公司達到了90%以上。

正是借著“天時地利人合”,冷清了百年的珠江路一飛沖天。

每天早上8點半,高俊準時來到他位于珠江路355號的通濟耗材店,開始一天的工作。在這家40多平方米小店的最里面,是高俊的辦公桌,他在這里一坐就是17年。從開店第一天起,這張辦公桌就已經在這里了,如今邊角的油漆早已剝落,露出了里面的木質。

小店的兩側,擺滿了硒鼓、墨盒、碳粉、打印機、復印機、打印紙等產品,此外別無其他。

高俊是在1999年來到珠江路的,專做電腦耗材。5年以后,他的生意達到了最高峰,“一個月的營業額可以達到幾百萬元”。經常早上還沒開門,門口已經等起了排隊的人,而他自己整天就忙著騎著自行車去送貨。

朱利華則是在2002年向朋友借了5萬塊錢,在珠江路上的金光陽電子商城一樓租了個20平米左右的包間,經營打印機、復印機等辦公設備。

那時候,珠江路做這一行的人還不多,朱利華和另外四家店基本控制了整個珠江路的打印機市場。

2003年,有了一定的客戶基礎之后,朱利華拿下了珠江路腦海電子商城一樓最大的店面?!爱敃r租金大概十四五萬的樣子,太大了沒人敢拿,我就拿了”。

這一年,朱利華在的女朋友彭紅娟也從浙江來到了南京。

“每天早晨7點多鐘,我就騎著自行車,從我們租住的水西門那邊載著她一起到店里來上班?!边@成了兩個人愛情故事中最浪漫的記憶?!澳菚r候路邊的風景很美,路上也沒什么車,早晨的空氣也特別好……真的很浪漫”。

回憶的美好是因為很快,這位年輕的小老板即將迎來了自己生意的黃金時期。



2000年前后,玄武科貿世界外景


2003年的時候朱利華的打印機雖然好賣,但是每一臺賺的錢并不多。真正開始賺錢是2004年的時候。當時,一名愛好攝影的老客想打印彩色照片的特殊需求,讓朱利華洞察到了激光彩色打印機的市場?!皬膹V東那邊以五六千一臺的價格拿過來,轉手就能賺個2000多”。激光彩色打印機讓朱利華攢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隨后順風順水的五年時間里,朱利華輕輕松松賺到了兩套房子。也就在這期間的2008年的724日,CNNIC發布報告顯示,中國網民數量到當年6月底為止,達2.53億人,首次超過美國排在世界第一位。此外,中國CN域名注冊量也以1218.8萬個超過德國“.de”域名,成為全球第一大國家頂級域名。

珠江路紅火的生意同樣也讓張巧紅也嘗到了甜頭。

時間倒回到九年前,那會兒的張巧紅還是公司里的一名駕駛員。她在雄獅電子城上班的丈夫發現很多人在珠江路上做電子產品都賺了不少錢,兩人一合計,就都下了海。

2005年,張巧紅和丈夫一起在華海3C廣場的二樓租了個包間,做起了硬盤、電腦裝配的生意。剛進入華海3C的時候,店面的位置還要靠后一點,不過那會兒即使位置不好,一個月的凈收入過萬也是很容易的。

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從2000年到2010年的這個十年,是活躍在珠江路上的人最美好的記憶,人們每天都興奮地談論著當天的銷售業績,而他們的一舉一動,也都影響著整個華東電腦市場的價格走向。

不過也在這個十年里,杭州一個叫做馬云的小個子男人推出個人電子商務網站“淘寶網”,時間是在2003年,當年的下半年,阿里巴巴推出支付寶。

當年多數人對淘寶、支付寶尚不了解,但并不影響中國電子商務因非典的意外邁出了重要一步。同時,誰都沒想到的是,這家當時并不知名的公司后成為全球最大的C2C電商平臺,并被認為是殺死諸如珠江路傳統電腦賣場的主要“殺手”。


圖為2000年珠江路在京參加中關村舉辦的“南北企業家”論壇

這是中關村和珠江路的第一次接觸

在百腦匯旁邊開便利店的鄧師傅最早嗅到了危險的信號。

他那間不足20平米的小店營業額已經從每天幾千元跌到幾百元,而租金卻從2002年的4000多元一年變成了現在的10000多。

老鄧今年52了,除了便利店老板是身份外,他還是百腦匯電腦商城的一名維修師傅,這個工作他干了15年了。

10年前他嫌百腦匯里人擠人,“電梯上滿滿的都是人,我扛著梯子維修機電根本找不到路走”。然而,10年后的今天,他開始擔心自己還能不能在這兒安然地退休?!霸谠缧┠?,要想在百腦匯拿店面,沒有關系想都不用想”。而現在,奶茶店、快餐店在百腦匯越來越“喧賓奪主”了。更讓鄧師傅覺得不對勁的是,從今年開始,珠江路街兩邊的餐飲店變得越來越多,很多餐飲店沒開幾個月就又換了新的招牌。

朱利華也已經明顯感覺到了黃金時代的一去不復返。

因為業務量縮減,他的員工數從最多時候的幾十人變成了現在的一個人,店鋪的面積也從原先的一百多平縮減成了現在的十多平。從去年的613日,朱利華的店開始實行每周日休息一天的制度。這在以前也是完全沒法想象的事情。

以前忙到坐下來的機會都沒有的朱利華最近在琢磨兩件事情:一是現在到底做什么賺錢;二是要寫本自傳,從1987年上小學四年級的時候開始寫起,把自己的故事都寫下來。

對比現在的收入,張巧紅也稱“只能和上班差不多”。即使這個水平,也算得上是這一行里面比較好的了。因為從2013年開始,曾經一鋪難求的賣場里面,就陸陸續續地有位置空了出來。兩三家一起“拼包間”的情況也變得多了起來。

在張巧紅看來,迅猛發展的電商壓縮了她們的利潤空間,搶占了很大一部分市場;與此同時,上漲的房租則進一步增加了經營的成本。從2005年到現在,每平米的店面租金價格至少上漲了20元錢左右?,F在包間每平方的價格基本在400-600元之間。

“以前賣一個硬盤能賺四五十塊錢,現在就最多只能賺十塊錢?!睆埱杉t告訴記者,有很多顧客當著自己的面就用手機在網上查價格,“和京東比我們還有一定的優勢,和淘寶就完全沒有辦法比了。淘寶上質量層次不齊,價格懸殊會比較大?!?/span>

這兩年看著賣場里面很多當年一起創業的人離開了珠江路,張巧紅也會時不時地萌生轉型的念頭。但是,這四十歲當口突然而來二次轉型危機卻讓她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在她看來,自己已經失去了做電商的先機,轉型電商這條路行不通;完全轉到其他行業更加沒底也沒有方向。

“只要不虧錢還是會繼續做下去”基本成了張巧紅這類人的共識。

創業9年,張巧紅最大的轉變或許就是在她銷售的產品品類中出現了智能手環的身影。

高俊的生意同樣一天不如一天。

“尤其2014年更離奇,人越來越少?!彼車泥従觿t換了一批又一批,“基本半年一換,印象中沒有超過兩年的?!备呖「嬖V現代快報記者,他的第一臺電腦,還是在對面的聯想專賣店買的,如今這家店早在2008年就關了,今年上半年還是賣茶葉的,現在則變成了一家服裝店。

“現在基本上沒什么生意了,以前利潤基本在30%-50%,高的可以達到100%,現在5%-10%都不到,有的甚至是零利潤的?!?而房租,也由最開始的一年15 ,變成現在的15萬,讓他頗感吃力。

其實,針對行情一天天變差,高俊也做了努力。早在2008年,高俊就試著轉型,由以前只賣產品轉為以提供服務為主,幫助客戶維修電腦、打印機,安裝設備等。剛開始時,轉型確實讓高俊的生意迎來第二次小高峰,利潤有所提高。如今,轉型的效果慢慢退去,還是沒能挽救生意的頹勢。


珠江路381號的店面又空出來,現在正在裝修,新的店家打算做甜品,而上一家店主做的是小吃。


隔壁的小刀面僅開了不到3個月便關門了,再往前3家店,一家名為“花瀾餅道”的店鋪也已是人去樓空,透過玻璃門,地上、柜臺上凌亂堆放的塑料瓶使得店鋪顯得些許狼狽。

本來今年打算退休的高俊,由于年輕人不想接班,只能接著再干一年,而在他這個年齡段的朋友,基本都不干了,退休了。

在珠江路工作了近20年,回想起昔日的繁華,高俊無限感慨,離開也是他無奈的選擇。珠江路未來的方向在哪里,高俊也沒有答案。

對于高俊們的難題的回答,年輕人看上去似乎胸有成竹。

從大二的時候在珠江路賽格數碼廣場做兼職賣電腦到在這個廣場的一樓擁有一個光鮮亮麗的20平米左右的無人機產品展示體驗區域,這是90后的黃建偉萬萬沒有想到的。

得益于賽格數碼廣場的創客中心項目,去年剛剛走出校門的黃建偉就有了一個可以免費展示自己的產品的店面。他再也不用像2013年剛剛創業的那會兒靠著自己的兩條腿跑遍南京城的大大小小的影視公司、廣告公司推銷自己的無人機了。

“玄武區這兩年一直在考慮珠江路的重新定位問題,最終敲定升級為創業一條街?!敝榻分榻房萍脊澒芪瘯k公室常務副主任陳若谷說。

珠江路正在面臨自己最嚴峻的一個挑戰。

事實上珠江路除了我們見到到和電子電腦產品相關的賣場之外,珠江路還有一個“看不見的珠江路”——在珠江路還有設有三個科技園區,不過遺憾的是,珠江路的科技園區遠遠沒有中關村的實力,后者幾乎孵化出了中國八成以上的頂級互聯網企業,而如果作為商貿流程市場,珠江路也逐漸變深圳的華強北蓋過了風頭,后者已經成為了中國手機的制造地。

政府把珠江路創業大街的建設分為了三個階段。

在今年之前,珠江路要打造眾創空間示范點,包括四項重點任務。一是啟動相關樓宇的眾創空間建設工作,以現有玄東科技園“創業市集”、曼度廣場“耘創開工社團”、科技金融園“魔豆工坊”等眾創空間示范點為引導,推動佳匯大廈、賽格廣場、黃埔大廈、東大科技園等載體眾創項目實施;綜合采取購買、租賃、置換等手段,對現有載體進行轉型改造,建設具備創投機構、風投機構、金融機構、技術平臺、創業者五大創業要素的眾創空間,初步搭建創業創新平臺。

二是引入創業服務機構。通過實現現有創業服務機構相對集中和對外引進的方式,在眾創空間引入10家左右的創業服務機構,為創業者提供創業咨詢、創業培訓、創業前景分析等各種服務。注重引進現入駐中關村創業大街的創投機構在珠江路設點。三是建立創業大街行政服務站,為創業大街孵化企業提供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等多證聯辦服務。四是打造創業大街外部形象,建設創業大街示范段,完成景觀改造,設置街區標牌,初步形成街區形象。

而在未來三年里,珠江路還將建設眾創空間集聚片區,以存量載體提檔升級為重點,按照“先易后難、分步改造”的原則,推動珠江路沿線樓宇的提檔升級,用于建立眾創空間、創客中心、孵化器等,確保珠江路創業大街形成一定的規模和效應。

最后一個階段,政府希望在“十三五”末,在珠江路全面推廣眾創模式,形成“種子—苗圃——樹苗”自主創業各環節的有效對接和良性發展,基本完成珠江路創業大街打造任務,力爭眾創空間、創客中心、孵化器等載體面積達到珠江路載體總面積的10%以上,商業、娛樂設施載體面積所占比重控制在20%以下,商務辦公面積占有主導地位。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六,黃建偉和無人機俱樂部成員在賽格創客中心的組織之下在南藝的操場上進行了一次戶外演示活動,讓很多對無人機應用感興趣的人有了一個近距離、非常直觀的體驗無人機的機會。

賽格數碼廣場總經理曹曉冬稱,早在2012年的時候,賽格數碼廣場就開始關注智能家居、智能穿戴、無人機應用等領域并嘗試把深圳賽格創客產品展示中心的模式引入到南京來。目前,他們正在通過打造創客中心,以俱樂部的形式將各個圈子的人聚集到一起來,通過不同圈子的跨界碰撞產生好的創意并最終借助企業所擁有的產業鏈前后端資源優勢,幫助創客將這些創意變為現實。

20多年珠江路的沉浮發展,回答了一個問題:誰抓住了市場的活力,誰就能獲勝。


10多年前賣IT電腦產品時如此,現在的培養創業創客一定也一樣。

(完)



讀懂江蘇


一個分享正經談資的政經號



長按識別二維碼

或搜索“讀懂江蘇”加關注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